www.204.net

资讯动态???News
联系大家???Contact

100首诗记录了100位书法家看看这些书法家你知道几个?电熨斗书画装裱,宋奇雄的字画市场价

2019/12/14 14:49:29??????点击:

  马一浮(1883~1967),名浮,字一浮,浙江会稽(今浙江绍兴)人,中邦摩登思思家,与梁漱溟、熊十力合称为“摩登三圣”(或“新儒家三圣”),摩登新儒家的早期代外人物之一。于古代哲学、文学、梵学,无弗成就博识,又精于书法,合章草、汉隶于一体,标新立异,丰子恺瞻仰其为“中邦书法界之泰斗”。

  马一浮自小正正在祖父的领导下熟习书法和书画装裱,平居临帖、读文之际,极爱好辩论石本本事儿的来龙去脉,追本溯源,加上他又有平仄之好,于是酿成了以七绝的式样创作《中邦历代书法名家百咏》的思法。经由思虑,马一浮拔取了历代书家共100位,唾手拈来,不以时序,对每人的书法功效赋七绝诗一首,编撰成了《中邦历代书法名家百咏》。

  注:王羲之,字逸少。官右军将军、会稽内史,世众称王右军。传世书作有《兰亭序》、《乐毅论》、《十七帖》、《丧乱帖》、《奉桔帖》、《孔侍中帖》、《行穰帖》、《速雪时晴帖》、《远宦帖》等,皆墨林至珍,世以为宝。唐太宗最爱其《兰亭序》,殁以之殉葬。现传之《兰亭序》墨迹,以冯承素所摹即所谓神龙本最为着名。对于王羲之,我认为说再众的话都是众余的,要思显露羲之书法的妙处唯有一个设施,那便是众临众看,方可窥其妙处,除此以外,别无它法!

  注:王珣字元琳,书有《伯远帖》,与王羲之《速雪时晴帖》、王献之《中秋帖》同为三希堂法帖。

  注:陆机,字士衡。所作《文赋》被认为我是邦古代着名的文学论文之一。机有治邦大抵。所书《平复帖》真迹一千七百余年宣传有绪,实为罕睹,无愧旷世奇珍,墨林珍宝也。帖中数字至今无法辨识。

  注:颜真卿,字清臣,封鲁郡修邦公,世称颜鲁公。所作《祭侄稿》与王羲之书《兰亭序》齐名,被誉为“全邦第二行书”,间有以为过兰亭者。兴元元年八月三日李希烈杀公于汝州,时年七十七岁。

  注:王献之,字子敬,乳名官奴,羲之第七子也。尝任中书令之职,故又称王大令。书法与父齐名,世称“二王”,有《中秋帖》(一说为米芾所临)、《鸭头丸帖》、《地黄汤帖》等墨迹传世。

  注:孙过庭,字虔礼。工行草书,深得逸少之法。北宋米芾谓之云:“唐草得二邦法,无出其右。”所书《书谱》不但是子息研习草书的范本,也是我邦书法史上着名的书论之一。

  注:黄庭坚,字鲁直,号山谷道人、涪翁。北宋着名诗人、书法家。正正在宜州则称八桂白叟,作梅花词,书范滂传,醉南楼卒。余《南楼》诗云:“宜州无地僦南楼,斜月轻寒贬客愁。薄醉一生无此速,边人堪乐觅封侯。”其书得力于《瘗鹤铭》、《兰亭序》自成一格,余以为,其书当为宋四家中风格最独特者。

  注:卫恒,字巨山。西晋书家,善草、章草、隶、草隶,著《四体书势》专论古文、篆、隶、草字之四体,卓然一家之言。

  注:米芾,字元章,号襄阳曼士、海岳外史、鹿门居士。北宋书画家。山水之法世谓“米点云山”,存世书迹有《苕溪诗》、《蜀素帖》、《虹县诗》等,著有《书史》、《画史》、《海岳名言》、《宝章待访录》等。今人辑为《米芾集》。

  注:王铎,字觉斯。博古勤学,精于诗文书画。草书更是自然自成,狂扫媚流,有怀素以来第一人之称。有墨迹众种传世。明亡仕清,故后人众以贰臣诟之。

  注:杨凝式,字景度,号癸巳人、杨虚白、希维居士、合西老农。五代书法家。为人放浪形骸,时人称之“杨疯子”。书法一帖一貌,一帖一味,一帖一境,一帖一趣,全无定法,却又自然骄贵,非俗手所能为。传世书迹有《韭花帖》、《圣人起居法》、《卢鸿草堂十志图跋》、《夏热帖》、《步虚词》等。皆墨林至珍,为大众所宝。黄庭坚评其书为“散僧入圣”,又诗云“大众喜作兰亭面,欲换凡骨无金丹。谁知洛阳杨风子,下笔却到乌丝栏”,对其万分瞻仰。

  注:苏轼,字子瞻,号东坡居士。诗文书画卓然内行,亘古以来无人与之齐。与黄庭坚、米芾、蔡襄(一作蔡京)并称“宋四家”。于书法颇骄贵,尝云已书为“出新意于法度之中,寄妙理于奔放以外”,又云“作字之法,识浅、睹狭、学亏欠三者均弗成睹妙。我则心、目、手具得之矣。”其狂傲之气,由此可睹一斑!

  注:怀素,字藏真,俗姓钱,精书法,为唐代释门着名书法家。传世书迹有《自叙帖》、《小草千字文》、《论书帖》、《藏真律公帖》、《圣母帖》、《苦笋帖》等,皆不离魏晋法度,是我邦书法史上出名的草书内行。

  注:张旭,字伯高,唐代书法家,工正、草书。每醉辄草书之,挥毫头墨,狂叫不已,醒视自书以为神异,时人谓为“张颠”。传世书迹有《郎官石记》、《肚痛帖》、《古诗四首》等。为我邦书法史上要紧的书法家之一。

  注:蔡襄,字君谟。北宋书法家,与苏轼、黄庭坚、米芾合称为“宋四家”(有言为蔡京,因人废字,故以君谟替之)。其书娇媚细腻可儿,山谷谓之为“少年女子”。传世书迹颇众。

  注:卫铄,字茂漪。东晋女书法家,善隶书。师承锺繇,深得其法,羲之少时师之。有书论《笔阵图》传世,或云王羲之撰,或云六朝人伪托。

  注:陶弘景,字通后,号华阳居士。南朝齐、梁时期玄教思思家、医学家。工草隶,行书称妙。曾与梁武帝萧衍论锺繇、王羲之等时人书,作《与梁武帝论书启》。

  注:庾肩吾,字子慎,又字慎之。工书法,善诗赋,为南朝梁书法评论家、文学家。有书法论文《书品》传世。

  注:羊欣,字敬元,南朝宋书法家。得王献之子敬亲授笔法,沈约谓之善隶书,子敬之后,当为独步。时有谚云:“买王得羊,不失所望。”亦有谓欣学子敬而终弗成右之而成一家,故又有“婢作夫人”之讥。有书论《采古来能书人名》或作《古来能书人名录》一卷传世。

  注:赵壹,字元叔,东汉辞赋家。曾作《刺世疾邪赋》抨击奸邪政事。其不以书名,然其所作书论《非草书》一篇,专贬草书,欲归于苍颉、史籀,文虽名而论不立,但不失为书法史上的要紧文献,故例入杂咏之中。

  注:索靖,字小安。西晋书法家,擅章草,颇骄贵,况自书为“银钩虿尾”。作《草书势》(又云《书势》、《索靖叙草书势》)一篇,专论草书之流变,文或未竞。

  注:郑燮,字克柔,号板桥。清代书画家,扬州八怪之一。能诗文,擅写兰竹,精书法,书法自称为“六分半书”。婵娟:这里指竹。孟郊《婵娟篇》有云:“花婵娟,泛青泉。竹婵娟,笼晓烟。”

  注:陆羽,字鸿渐,一名疾,字季疵。隐居苕溪,称桑苧翁,号竟陵子。著《茶经》三篇,世称茶圣。其书少传,然所著《释怀素与颜真卿论草书》一篇,非弗成书者所能为,故将其列入杂咏之中。

  注:杨维桢,字廉夫,号铁崖,铁笛子,断念道人等。其书法因改良过众,时人众认为亏空格,即与古代法度有必然的隔绝。然观其书,簇新可喜之处也还可圈可点。明李东阳《怀麓堂集》中云:“铁崖不以书名,而矫杰横发,称为其人。”是为知音矣!

  注:鲜于枢,字伯机,常书作伯几,号困学民,直案白叟,寄直白叟,虎林隐吏,箕子之裔。归隐于西湖虎林营。精行、草书,其书温婉劲利,宽博圆融,毕臻天趣。书写时犹重细节之转化,又无须心为之,这一点是难能爱护的,真不愧为元代一流书法家的本色风范。

  注:吴琚,字居父,号云壑。先窥锺王之妙,后专学米芾,点划高洁,几可乱真。清安岐《墨缘汇观》记其睹琚所书《寿父贴》时云:“初睹之以为米书,睹款始知为云壑风光书。”由此可睹一斑。明董其昌《画禅室杂文》则云:“琚书自米南宫外,一步不窥”,“琚书似米元章,而峻峭过之”。凭心而论,学米书者颇众,得其真传者至今惟吴琚一人罢了。况且吴琚正正在学米的同时,也许稍益己意,摒弃了米书那种“风樯阵马,安稳畅快”的意趣,使得他的书法较诸米书显得愈加温润,愈加峻峭,愈加圆熟。从这一点而言,吴琚仍不失一流书家风态。

  注:宋克,字仲温,又称克温,号南宫生。元末义事不竞,归家筑室,收全邦名帖,字画装裱机!周鼎秦彝,日逛此中,浸淫书翰而不知倦也。与杨维桢、倪瓒诸人赞同逛甚欢,诗文唱酬,以为寻常。杨维桢酷好其书,每有新作必克书以为速。宋克由锺王入手,遂得魏晋神髓,入草隶之法,犹以皇象《急就章》用功最勤,得其自然秀逸之灵气。宋克书法簇新高古,格调高古,以章草之法入行草之中而开生面。吴宽评其书云:“克书出魏晋,深得锺王之法,故笔精墨妙,而风姿洒脱可爱。”可谓中的之语。克传世书迹颇众,计有《李白行道难》、《七姬志》、《杜子美诗》、《定武兰亭跋》、《刘桢公讌诗》、《形增影古诗》、《急就章》、《书孙过庭书谱》等。均为墨林所宝,翰中精品。好克书者有全邦克书第一之言,此语虽过,但也无错。

  注:智永,名法极,传王羲之七世孙也。《兰亭序》真迹曾为其所藏,永书全守家法,深得二王遗意,工楷、行、草诸体,为隋唐间人所宝,曾书《真草千字文》八百本散浙东诸寺,遂为名篇,惜而今所睹,已非真迹,众为摹本。以是杨守敬云:“真草墨迹本是唐人模刊。”。最新音讯智永书传世《真草千字文》,历代众有评判。都穆《寄意篇》云:“智永真草千字文真迹,气韵飞动,优入神品,为全邦法书第一。”但何绍基《东洲草堂金石跋》则云:“智永千文笔笔从空中落,从空中住,虽屋漏痕亏欠以喻之,二王楷书,俱带八分体势,此视之觉远于古。”当然对书法的注脚,弗成央浼拉拢,何之谓“远于古”者,窃以为,实是所谓古质今妍者也!

  注:赵构,即宋高宗。其正正在位执政36年,因政事上敬仰而成偏安之局。然其艺术智力却差异凡响。他万分钟情书法,真、行、草直入臻境,卓然内行风范。正正在书法外面方面也颇有心得,著《文字志》一卷。其大旨所正正在,只正正在二王。力主习书,当以古典为主,由楷而行、草,并浮夸“学书者,必知正、草二体,欠妥阙一”,否则弗成言书的书法外面,对现今而言也不失领导意义!

  注:董其昌,字玄宰,号思白、香光居士。明末一代书画名家。其书由宋人入手,直逼晋唐,登门入室。从他的书法中大家可以看出,不但留存有米书的昭着足迹,何况又贯串着李邕、颜真卿、柳公权、杨凝式等人的高古笔意,他合键的功迹正正在于扬弃了《阁贴》,建议脱遁宋人镣铐,力主浸淫于晋唐之间,从而变成了俊逸超逸的书法风格,于率意中骄贵天趣,抵达了书法的极高境界,对清以降中邦书坛酿成了极大的影响。其传世书迹颇众,正正在此弗成一一。于书论亦有心得,均散睹于《画禅室杂文》、《容台集》和书画题跋之中。

  注:文徵明,尝名壁,避家讳以字徵明行,另字徵仲,因其先祖为湖南衡阳人,号为衡山。吴中四才子之一。初学宋元人得书法笔意,后入晋唐,便自成家。暮年好山谷书,得山谷遗韵。草书学怀素、智永诸家,悟草窍门径。其书笔意纵轶,转化无极,如云中隐龙欲睹不得。大字舒畅淋漓,小楷如邻家少妇,美艳精绝,小行草书体势小心,隐约圆活,笔到之处,皆有可观。另文徵还精于赏玩,过眼即分真赝。与人论书每有高卓之语。为明代着名的文学家、书法家、书法外面家和赏玩家。

  注:祝允明,字希哲,因掌枝指故号枝山。为明代着名之书法家和文学家。先学张旭、怀素,终入二王之室。枝山草法纵逸,任意挥洒,点画狼籍,便得可观,天资所至,非寻常者可以也。其楷、行精绝,亦成一体。窃以为枝山书法,全正正在天颖,后天适补,非普黄历家所能为矣。文徵明跋枝山书苏公《前后赤壁赋》云:“世观希哲书,往往赏其草圣之妙,而余犹爱其行楷精绝,盖楷法既工,则稿草自然合。”“余往与希哲论书颇合,每相推让,而余实亏空其万一也。”对其书法、书论真是美言有嘉。其余纷歧一也。

  注:李邕,字泰和,天宝初为北海太守,人又称之为“李北海”。唐代非常的书法家、文学家。书法学羲献便自成家。其书仪外动人,轩昂气态。李阳冰谓之为“书中仙手”,董其昌评其书曰“右军如龙,北海如象”,可谓中的。其书碑颇众,计八百首。着名的有《李秀碑》、《李思训碑》、《法华寺碑》、《灵岩寺碑》、《任令则碑》、《卢正途碑》、《麓山寺碑》等。

  注:锺繇,字元常。三邦时期魏之伟大的书法家。东汉末为黄门侍郎,曹(丕)汉之后,为廷尉,明帝即之,又为太傅,故人称锺太傅。锺繇善各体书,犹精于隶、楷,书名与晋之王羲之齐,世称锺王。繇书以《宣示外》为最,此书结体周详,用笔厚重。梁武帝曾赞曰:“势巧形密,胜于自运。”最要紧的是,此作开创了由隶入楷的先河,正正在书法史上吞没万分要紧的位置。惜真迹已失传,现存者传为王羲之所临。

  注:张瑞图,字长公,号二水、果亭山人、芥子居士、平等居士,因筑室名白毫庵,故又作白毫庵道者。书法先学孙过庭《书谱》,后学苏东坡《醉翁亭》等。其章法乐于改良,字距紧而行距松,用笔方圆相参,凌厉突兀,祛元明俏媚之风,硬汉义气洋洋其间。人论其书虽未入神,也可例为不朽之作。

  注:陈鸿寿,字子恭,号曼生、翼庵、恭寿、老曼、曼恭、夹谷亭长、种榆道人、胥溪渔隐等。善诗文、书法、篆刻、制壶。诗文不事雕琢,簇新自然。篆刻刀法凌厉,人弗成及。所制之壶世称“曼生壶”,为人所宝。陈鸿寿以书法为最,其隶学《开通褒斜道刻石》,心摹手追,得其神骏;行草书纯由帖入并参以北碑,自成一格。自云:“凡诗文书画,不必万分抵家,乃睹天趣。”从他传世的作品中大家也可以看出这一性格。

  注:陆逛,字务观,精于诗词书法。其诗旖旎大度,书法萧洒超逸。自言己书法“草书学张颠,行书学杨风”,从他的书迹中可窥不假。存世书迹有《骄贵我心诗迹》、《与仲信明远二帖》等众种,吾每观之都觉有一种神气正正在,可谓上品矣。

  注:黄道周,字小玄、细细遵,号石斋。诗词作品、书法绘画、天文历算无所不精。正正在官二十众年,上疏达三十余次。《明史》云:“所指陈,深中时弊,其论才守,别忠佞,足以为万世龟鉴。”清兵入合,正正在闽拥唐王以抗清,兵败被杀,谥为忠烈。故史评判极高。其书稳而不呆,飘而不浮,气韵高古,可谓佳翰。其论书云“楷法初带八分,以章草《急就》中的者为准,《曹孝女》有一二处似《急就》,只此能于古今,余或远于同文耳。真楷唯有右军《宣示》、《季直》、《墓田》。诸俱弗成法,但要得其大意,足汰诸所纤靡也”,“书字自以遒媚为宗,加之浑深,不坠佻靡,便是高尚矣。卫夫人称右军书亦云,洞精笔势,遒媚逼人罢了”。可谓内行之言。

  注:吴昌硕,初名俊,一名俊卿,字苍石、仑石、昌石等,一名良众,正正在此就纷歧一了。精书法、篆刻。吴昌硕书法以石胀为绝,时至今日,如故无人能及,其书猖狂自正在,虚实相间,秀中蕴刚,畅速厚朴,于粗服乱头之间突现自然妍质之美,其功力之深挚由此可睹一斑。

  注:贺知章,字季真,号四明狂客。唐代着名诗人和书法家。与李白、张旭交善,为“酒中八仙”之一。书法胸襟超群,下笔精绝,古意浸浸,书迹正本为人所宝。传世书法作品以草书《孝经》为最卓绝,取得了历代文人墨客的讴歌,愚以为,将此作定为草中绝品也不为过。

  注:赵孟頫,字子昂,号松雪道人、水晶宫道人,又因筑鸥波亭故又称赵鸥波。其诸体皆精,小楷精绝,行、草、真也直入佳境。其书风骨秀丽,身形有如春风摆柳,清荷沐雨,妙弗成言。正因为如许,赵书过于妖媚的觉得。本来赵书是最考究笔力的,从他的书法墨迹中,可以觉得到这一点,学赵书者,如果没有融会到赵书的这一特性,是没有措施显露到赵书的自然意趣而走入流俗。

  注:巎巎(náo),康里部人。字子山,号正斋、恕叟,西域人,元代着名少数民族书法家。子山书正书学虞世南、锺繇,行草宗羲献。草书犹得锺王笔意,劲圆毫雄,极具个人性格。其学书极其用功,传云可以“日写三万字”三倍于松雪道人之“日书万字”,的确令人齰舌!《元史本传》云:“善真行草书,识者谓得晋人笔意,单牍片纸,人争宝之,不翅金玉。”书与赵孟頫、鲜于枢、邓文原齐名,世称“北巎南赵”。

  注:欧阳询,字信本。善书法,先学羲之,行草入献之门径。其楷书中正出险,中宫而四张,神气闲雅,便于初学,世称欧体。书论作《三十六法八诀》、《教学诀》、《用笔论》等。传世石本有《九万宫醴泉铭》、《化度寺碑》、《皇甫诞碑》、《虞恭公碑》、《卜商帖》、《张翰帖》等。

  注:虞世南,字伯施。善文辞,工书法,得智永真传,行书称善,暮年悉力于楷书,书与欧阳询齐名,世称欧虞。或与欧阳询、褚遂良、薛稷称为初唐书法四内行。传世碑刻有《孔子庙堂碑》、《破邪论》等,皆可为子息宗法。

  注:一句环滁皆山,尽得人间气概风流。独坐醉翁亭中,酒眼可以醒世。太守作品,全邦几人能敌。正正在不经意间挥洒弄翰,点画纵横便是书中佳构。呜呼!此人谁者,欧阳修也。欧阳修,字永叔,号醉翁、六一居士。北宋着名文学家、史学家,尊为文坛总统,为唐宋八内行之一。无须心书法,却尽得中三味。其余我就不必众言了。

  注:褚遂良,字登善。工隶楷、行书。初习虞世南,后学王右军。真书自出一格,无复古人嘴脸,用笔老成,左推右让,上下提合,有如美人婵娟,望之如沐春风,近之奇香动人肺腑,揽之则不知全邦之大。习褚书须尽解其用笔之妙,提按要适可而止,要正正在不媚中睹媚,郁勃之中现婀娜之态,才具融会到褚书的妙韵。其传世书迹有《倪宽赞》、《阴符经》、《摹兰亭序》、《孟法师碑》、《雁塔圣教序》、《房梁公碑》、《伊阙佛龛》等,皆为习书首选。

  注:冯承素,唐代书法家,工书且擅长钩摹复制古法书贴。曾受唐太宗之命钩摹《乐毅论》、《兰亭序》分赐亲贵信臣。现正正在习书者所用之神龙本《兰亭序》墨迹便是冯承素钩摹的。大家方今能窥王羲之全邦第一行书墨韵之妙,此公功弗成没!

  注:赵佶,也便是宋徽宗,政事上昏庸无能,重用蔡京、童贯等佞臣。他当皇帝可以说是择业欠妥,如果用这日的邦度公务员考评术语来给他作一个决断的话便是“不称职”。当然,如果当时开有“就业领导”这门课且通过商酌,他拣选艺术家这个职业的话,他绝对是一个伟大的艺术家,骨子上他的确是一个伟大的艺术家。绘画擅长花鸟、山水、人物,颜色秀丽,景象圆活,画风标奇立异。又精于书翰,真书学薛稷、薛曜、黄庭坚等人,然后他外现了弗成遐思的资质的艺术才具和缔制力,大通大变,弄出了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书体“瘦金体”来,真是怪!草书则学怀素,也小有结果。传世书画作品颇众,有《瑞鹤图》、《听琴图》、《正书千字文》、《大草千字文》、《纤秾诗》等。初学者最好不要学他的字,因为不易学好,后习书者也没有阿谁也许抵达他的水准的。

  注:岳飞,字鹏举。宋代着名军事家、爱邦将领、书法家。后被秦桧以“莫须有”害之,桧以此招全邦所恨也。岳飞书法酷似颜鲁公、苏东坡。犹善行草书,皇皇有凛然之气,此性之所致也。书迹传有《还我邦土》、《出师外》、《吊古战场文》等,亦有人认为弗成托。

  注:柳公权,字诚悬。真行皆精,初学二王书,搜悉时睹笔法,楷成一格,媚而劲,爽而利,世称柳骨。穆宗尝问以笔法,公对曰:“用笔正正在心,心正则笔正。”帝以为治邦之法,亦可睹其人性之秉直也,言外之意也睹昭昭矣。传世书迹甚丰,墨本有《送梨贴跋》、《蒙诏贴》、《兰亭诗贴》,碑着名者有《神策军碑》、《玄秘塔碑》、《金刚经》等,均为习书者宝。

  注:沈传师,字子言。真、行时人俱以为善,为书奇倔豪逸,怅然蠢笨太甚,否则可入第一。其所书《柳州罗池庙碑》,余每观之,均懔其逼人之气,确为神来之笔!

  注:唐寅,字伯虎、子畏,号六如居士、遁禅仙吏、桃花庵主等。善画山水、人物、花鸟,以灵劲之笔带水长皴,气韵圆活,深得六法之妙。书学赵欧波而自变,点画劲朗,可上佳品。传世作品有《骑驴归思图》、《落霞孤鹜图》、《春山同伙图》、《落花诗》等。精诗文,著有《六如居士人集》。性傲,凡作品篆以“江南第一才子”印。世传点秋香之事不睹正史,才子佳人,聊一乐耳!

  注:皇象,字息明。善篆、隶、章草,时有书圣之誉。皇章草学杜度,然能自运,这是他过人之处。唐张怀瓘《书断》论其书以为草书(章草)入神,八分入妙,小篆入能。书有《吴大帝碑》、《天发神谶碑》(传)、《急就章》等。

  注:朱熹,字元晦、仲晦,号晦庵、云谷白叟、沧州病瘦、遁翁,人称考亭先生。善书,犹爱颜鲁公《争坐位帖》。为书嘴脸浸郁,高古有致,无心为书而入书境,可称佳手。

  注:傅山,字青竹、青主、侨山,又署公之它、石道人,号啬庐、真山、朱衣道人、老蘖禅。精医善书。书法董赵,并有所争执。尝论书云:“宁拙毋巧,宁丑毋媚,宁支离毋轻滑,宁真率毋调动。”这四宁四毋是书法外面中的一个出名的论断,的确内行之言。清包世臣《艺舟双楫》对傅山书法给予了极高的评判。

  注:李煜,原名从嘉,字重光,南唐后主。诗词音乐书画样样机灵。作书人谓“金错刀”,书大字卷帛而书,人称“撮襟书”。曾自言书有七法,于五法以外加“导、送”二字。惜传世书迹不众,仅《比事帖》三行,后有米友仁跋。

  注:裴息,字公美。能文善书,书学欧柳,变体而有法度,实内行风范。尝以衣袖沾墨狂书寺壁,绝倒观者,皆以为神助。传世书迹有《圭峰定慧师传法碑》等,字惊绝,时人众好之。

  注:徐浩,季海。精正、行、八分书。初从父徐峤学书,书四十二幅屏冠绝暂时,人叹其书为“怒猊抉石,渴骥奔泉”。现存书迹有:《朱巨川告身》、《不空头陀碑》、《宝林寺诗》、《嵩阳观碑》等。此中以《朱巨川告身》墨本最为着名,历代习者颇众,不愧为绝世名帖。另著有《遗迹记》行世。

  注:金农,字寿门、司农,号冬心先生,别署甚众正正在此纷歧。工书法,擅绘画,精诗文,为扬州八怪之一。其书由《天发神文谶碑》、《华山庙碑》出,参以已意,方圆并用,横粗竖细,众带掠意,用笔似漆刷,故号为“漆书”,浑厚古逸,率意矫捷,与近代出土之汉简有彷佛之处。其画松疏有致,构图出人预睹,深得六法精要,小品众佳构,清案把玩,便觉人生滋味,妙正正在此中!

  注:沈曾植,字子培,号乙盦、寐叟。博学工诗文书画。执笔之法全从包世臣,先习黄庭坚自认为不得法,后入锺繇门径始得法。南帖北碑瓦当、汉砖、钟鼎器彝全以收罗,心追手摹。暮年书入倪元璐、黄道周,继以索靖、锺繇,书遂大进,高古之气夺人眼目,尽扫俗流。王蘧常《忆沈寐叟师》云其书“参以分隶而加以转化,于是益睹古健奇崛”,可谓中的。总而言之,其以“无法”求“有法”,然后“贯众法为我法”,变成了生辣拙涩、不稳求险的书法风格。我思观沈公书算作如是观。

  注:翁同龢,字声甫,号叔平、均斋、瓶生,晚号松禅白叟、瓶庐居士、瓶庵居士。为同治、光绪先生,先后参加了中法战争、中日甲午战争、戊戌变法等重大政事故乱,世谓“两朝师傅,十载枢臣”。同时他又是有清一代书法专家。其书学董、米、颜及碑,书风守旧浑雄疏朗有致,杨守敬评其书曰“老罴当道,百兽震恐”,雄视书坛,影响凌乱。

  注:康有为,原名祖诒,字广厦,又字长素。力主“尊碑”之学,潜心汉魏六朝碑版,犹好石门铭、云峰山诸刻。为书最求“变异”二字。其书浑厚古朴,稚拙矫捷,文字浓墨重彩,www.ytshzbj.com转化自然有度,点画不斤斤争持,抵达了纯以神运无心为佳的境界。书法论著有《广艺舟双楫》。

  注:梁启超,字卓如,号任公,一名饮冰室主人。以举人之身拜秀才康有为为师,始知从来所学竟为无用之学,热诚于康公左右,是以公车上书最为出名,后因与康公政睹不谋而分道,此为史乘憾事也。梁启超书法惧怕是受康有为的影响,也是从魏碑入手,真书妩媚可观,非俗手可比,除草书不善外,余体皆精。《饮冰室全集》收书法论著《书法领导》一篇,可谓书法要言,习书者当细读之。

  吴熙载《临完白山人书》轴 纸本,篆书,纵122.7cm,横39.8cm。北京故宫博物院藏

  注:吴熙载,原名廷飏,字熙载,因避同治帝讳,遂字让之,或作攘之,号让翁、攘翁、晚学居士、方竹丈人、方庵、言甫等。篆隶真草行无所不精。篆法萧洒劲丽,刚柔相济,婀娜众姿。治印用刀削披自然,笔意潺潺由刀中出,印面构制转化众端,前人无及。传世书法、篆刻作品颇众,为晚清着名的书法家和篆刻家,学者颇众。

  注:邓石如,初名琰,字石如,因避仁宗顒琰之讳而以字行,又字顽伯,号完白山人、完白、古浣、古浣子、逛笈道人、风水渔长、龙山樵长等。精篆刻书法。梅镠富保藏,石如客其家八年之久,遂得观历代吉金刻石并秦汉瓦当。篆主二李,得笔法,分书大可观,余体也称佳构。其书法质妍流美,转化无极。篆刻以汉印为宗,以小篆入之,刀法圆爽遒利如纸上所书,时谓印从书出者也。

  注:爱新觉罗永瑆,封成亲王,号少厂、镜泉、诒晋斋主人。工书法,合键学赵孟頫和欧阳询,偏及诸家,各体均能。其学书数十年不辍,与人论书少有出其右者,时与翁方纲、刘墉、铁保并称“翁刘成铁”。好保藏,故家藏书画颇丰,资刻《诒晋斋法帖》。

  注:铁保,本姓爱新觉罗氏,,后改董鄂氏,字冶亭,号梅庵、铁卿。诗文书画可称里手,楷书从颜真卿入手得运笔之法,然后草书学王羲之,行书则学董其昌。学书用力之深当时全邦无及,其为有清书坛一内行,是从练中来,当今学书者当以为警。与翁方纲、刘墉、成亲王并称“翁刘成铁”。著有《梅庵诗钞》,刻有《人贴》四卷行世。

  注:翁方刚,字三正、忠叙,号覃溪、苏斋。书法学颜鲁公、欧阳率更、苏东坡,又精赏证,题跋石本可叹观止。与刘墉、成亲王、铁保、并称“翁刘成铁”。然其书及用笔之法人众不解。如包世臣认为其书只是工匠精细,笔法无闻;刘墉则乐其书法,哪一笔是自已的。本来翁书已经万分有功力、有水准、有创意的,他的成功完好是天资和后天起劲得来的。他的正书浑厚雄逸,小心卓立,仪态万方,深得鲁公真意,他从此几无人可达此境。“法心自悟清风透,堆柳春烟问玉壶”,这是我对翁书的评判,这一点也是刘墉无法与之比肩的。

  注:刘墉,字崇如,号石庵。书学董其昌,然能出以已意,不独守其昌之法,时有过人之处,笔力浑厚。与翁方纲、成亲王、铁保、并称“翁刘成铁”。为书最讲腕力,笔到腕到,故时有“浓墨宰相”之称。传石庵有三姬,亦善书,有求书则以姬代笔,人莫能识焉。刻有《清爱堂帖》。

  注:王文治,字禹卿,号梦楼。乾隆探花,机灵诗文书画。为书别有风度,俊美宜人,深得唐晋之法,行书近来羲之。吾犹喜其书,每置案头观,便觉春霖沐身,清风撞铃,丝柳拂面。时刘墉为书以腕力胜,而王文治以风神论,故时有谚云:“浓墨宰相,淡墨探花。”有《梦楼集》传世。

  注:林则徐,字少穆、元抚,号竢村白叟,书学王羲之、欧阳询。谪伊犁为书犹甚,远近争相购之,纸素一空。

  包世臣《行草书录内史与谢尚书书轴》纸本行草书 132×55.5cm 山西省博物院藏

  注:包世臣,字慎伯,号倦翁、小倦逛阁外史。装裱机,工诗文书画篆刻。学书三十年,逛于书者之间,探古人笔法之妙而有所心得。其执笔悬腕双钩,指实掌虚,平出逆入,顺下逆收,体实态丰,人称包体。所著《艺舟双楫》最为着名。

  注:爱新觉罗玄烨,清圣祖康熙。万分爱好书法,对董其昌书法更是偏疼有嘉。曾任意搜罗历代名贴名画,题后命工装裱藏诸内府,并敕修《佩文斋书画谱》,记载考证书画颇精。北京中邦书店1984年曾据1919年扫叶山房本影印发行。

  注:阮元,字伯元,号芸台。工书画诗词作品,又精于赏玩。于《石门颂》用功最大,又玩之《乙瑛碑》,神合之处几无人胜。著作甚众,其《南北书派论》别有洞天,发人之未发,是着名的书法论著。

  注:伊秉绶,字祖似,号墨卿、默庵。工书画,犹善隶书,大隶心胸超群,争执前人,故康有为言其能集分书之大成化而为之。愚以为伊秉绶的隶书的确标奇立异,与汉隶相比,当然少了少许自然滑稽,但已经可观的,故我云:“书偏汉隶自然趣,春柳冬梅别样观。”著作辑为《留春草堂集》。

  注:朱彝尊,字锡鬯,号竹垞、鸥舫、金风亭长。擅长诗文经学金石考证,能画善书。为隶得古隶笔意,有超逸之气。其分书、行书正正在包世臣《艺舟双楫》中列为逸品下。

  注:倪元璐,字汝玉,号鸿宝。工书工画,以书法最为灵妙,行书万分是草书深得韵致,爽直至极,可谓超逸。但细观之,又觉笔势结体未到最佳处,时有欲收而未能收,欲放而未能放之病,然其书自心而发,情思并有,得无心为佳之法,故谓之“笔走心溪真速事,借来草圣入君家”,只正正在一借罢了,当可也。

  注:李文田,字畬光、仲约,号若农、芍农。书法北魏,于隋碑用力最众。尝大论《兰亭序》非羲之文非羲之书,此论一出,撼动书林,争议暂时,后因论据亏欠而止。数十年后,高二适、郭沫若也有兰亭之争,因史乘源由也作明确,未得其果。我认为,现正正在辩论《兰亭序》书文是否为羲之所作实正正在是没有骨子意义。早先,正正在大家的观点中大家已把《兰亭序》和王羲之紧紧相连正正在一齐了,如果《兰亭序》不正正在王羲之名下或者是王羲之平昔就没有书写过《兰亭序》,那末大家的书法情结会酿成一个什么样的调动。其二,大家目前所睹的《兰亭序》墨迹本来就不是王羲之所为,如果用一个非标的参照系活动辩论类型,得出来的结论又如何让人信服呢。拙论且存。

  注:郑孝胥,字太夷,号苏戡。光绪八年高中解元,官至湖南布政使。他最不只明的活动便是1930年出任了伪满洲邦总理。如果大家不因人废艺的话,他的诗书画已经很有水准的。其书法也许进出苏轼,浸浑如石,气韵如河泻千里,江过万重,自无心正正在其间,可作内行称。著作有《海藏楼诗集》。

  注:朱耷,字雪个,号个山,从此更号颇众,有人屋、驴、个山驴、八大山人等,中以八大山人最为人知。朱耷为明宁王朱权后裔,明亡后,先为僧后为道,善诗文精书法绘画。所作鸟鱼好作白眼态,题跋别有性致,古傲崎崛,署款“八大山人”摹作“哭之”“乐之”,亡邦之恨,狂傲之状,跃然于笔下纸素之上。

  注:石涛,俗姓朱,名若极。削发法名元济、原济,号石涛、苦瓜头陀、大涤子、清湘白叟等,擅书法绘画诗文。提出了“收尽奇峰打原稿”“法自我立”“一画论”等着名的绘画外面,书法爱护自然,不拘古法,标新立异嘴脸,其书其画非功力深挚者弗成妄学,否则会入狂怪。传世绘画书法作品较众,为大众所宝。

  注:罗振玉,字叔蕴、叔言,号雪堂。精于赏玩。书学欧阳询,略为已意,最解笔法,故小楷犹为精绝,时人几无过之。

  注:李叔同,字弘一,僧人,法名演演,世称弘一法师,一名颇众纷歧一布列。善书法、篆刻、诗词作品、音乐,攻画,犹以西画为最,精喜剧。1918年于杭州虎跑寺剃度削发,从一个风光八面的文雅闻人转而皈依佛门,正正在风花雪月的杭州避世而居苦心修行,由来的各式一刹时如过眼云烟速刀斩乱麻,从此凡间间少了一个李叔同,弘一法师也夺世而生,这一活动是全面伧夫俗人永久无法显露的境界。暮年,弘一法师将他潜心梵学的心得收拾修订,以大才子、大学者和大艺术家的俗家修为向大众外露了佛门的道理。他的演讲稿和编录的处世格言被梁实秋、林语堂等人誉为“一字令嫒,值得总共人慢慢阅读、慢慢体认,用终身的时刻静静认识”的醒世名言。弘一法师临终之时,以“悲欣交集”四字示人,可谓破尽世间全面念,诠悟了人保死活的最高境界。其书法远宗魏晋,而近师八大山人,浑圆淳厚,烂漫矫捷,绝无圭角矛头,清朗一归于自然,抵达了天人合一、书人合一、人书俱老的极境。

  注:于右任,原名伯循,字骚心,号髯翁、平定白叟。精诗文工书法,草书最得法,颇有怀素、八大山人笔意,结体结字绸缪隐约而少连带牵丝,超逸散朗清润,安乐正经。拟将草书范例化,作有《范例草书千字文》等,惜其愿未得广传。

  注:林散之,号江上白叟、左耳、聋叟,又署林散耳。自年少起研习书画,曾师从范培开、张粟庵、黄宾虹等人。汉魏唐宋元明清皆习之不厌,遍临百家,遂成其独特书法特性。散之白叟草书别乐趣意,下笔不事雕琢,坚决果决,笔势如生机旺盛,生生有气。用墨则枯湿浓淡,婉约其间,有如美人神气总可适宜,凸现出摄人心弦的艺术魅力。

  注:白蕉,原姓何,字远香,号旭如,另署济庐、复生、复翁。精诗文书画,行草书才情横溢。终身只喜二王而众转化,正正在王书的根柢上参以摩登书窍门径,吸古化为我用,避免了食古不化之嫌,变成了隽洒秀美、意远韵高的书法风格。其于书法浸淫穷构勉力,尝自言为“仇纸恩墨孜孜不倦人”,由此可儿一斑。余最喜其《题兰杂稿卷》,此卷纵逸无极,灵巧灵活,笔到处登峰造极,用墨浓淡相间,如星似点,唾手而来绝无制制之态,尽得王书精神,可称近摩登书法极构。沙孟海《白蕉题兰杂稿卷跋》云:“白蕉先生题兰杂稿长卷,行草相间,寝馈山阴,深睹期间。莽撞颠沛,驰不失范。三百年来能为此者寥寥数人。”呜呼!“笔飞颠沛冲霄汉,素月清空夜点星”,这是我读白蕉此卷发出的齰舌。除了书法作品外,白蕉先生还为大众留下了《云间说艺录》、《客去录》、《济庐诗词》、《书法十讲》等名贵的文字作品,以是对于白蕉先生,大家仅以书法专家称之,是弗成全揽其艺术智力的。

  注:潘式,字伯鹰,号凫公、有发翁,却曲翁,别署孤云。精诗文书法,最好二王书,草法取之于《十七帖》,人无几过。真书学褚遂良而入王,笔法凝厚,功力超群。著有《中邦的书法》、《中邦书法简论》等,此中以《中邦书法简论》最为出名。

  注:吴湖帆,名倩,本名万,号倩庵,别署翼燕等。工书画、精赏玩、擅诗词。书风秀丽,笔法精致,一点一划,尽是自家骨子,活脱一派才子气格。其手录《佞宋词痕》字俊词媚,为少有的佳作。

  , Processed in 0.061055 second(s), 9 queries .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